您当前的位置 :寿宁新闻资讯 > 企业 >
网课专家:化解网课矛盾 不要把家长当助教
2020-03-18 00:12

  2020年开始的这场疫情,让网课走上了舞台中央,“停课不停学”的号召,使得中小学生们的新学期在线上拉开了帷幕。但由于这样的改变来得突然,线上教学一时间“翻车”事件频发,学生抓狂,家长疯掉。很多老师对临时转行当“主播”一事也叫苦不迭。

  虽然当前的网络教学是紧急情况下的一次应急调整,但随着5G时代的到来,在线教育势必将发展得更为普遍。这种教育方式能够打破时间、空间和学习程度的差距,坐地日行八万里,听课无问西东,让人可以随时随地学习。然而网课并不是对网下课程的照搬,而需要在内容、互动、测评、媒体运作等方面,寻找线下到线上的“动态对应”。人们对在线教育有哪些误区?如果修正现在的bug?我们如何利用在线教育获得更多知识?澎湃新闻记者为此专访了教育学博士、网课设计专家方柏林。

  方柏林现任美国高校课程设计总监,自从2005年离开美国雪城大学后,一直帮助老师设计课程,包括网络课程。2016年开始修读远程博士学位,2019年顺利毕业,这些让他对网络学习的效果与效率深信不疑,也希望国内的师生能体会到其中的美妙。方柏林新书《网课十讲》也将于今年底由华东师范大学(分数线,专业设置)出版社出版。

方柏林方柏林

  【对话】

  老师不是超人,教学技术应简单

  澎湃新闻

  很多老师一下子不适应网课,感觉发挥不如平时,这是因为线上和线下教学的标准不同造成的吗?

  方柏林

  线上教学和线下教学,理应实现同样的教学目标,教学方法上,应该受制于同样的教学原理,包括老师和学生之间需要有互动,学生需要及时反馈,学习效果和时间有关等等。这种质量标准,不应该有太大差异,只不过实现方式有所差异而已。

  老师觉得影响发挥,有几个原因,首先是没有熟悉网课的环境。哪怕是视频直播,也和平时在教师里的环境有所不同,比如如果学生没有打开视频,则不能及时看到学生的反馈。老师适应教学平台,是需要过程的。遇到疫情,赶鸭子上架,迅速上手,已经颇不容易。日后,还是要开展培训的。

  影响发挥的另外一个原因,我觉得是平台本身可能不成熟。教学涉及到内容的传授、作业的布置、收集、批改、小组练习、测验、讨论、考试、成绩发布等等,这些都需要成熟的技术。发达国家的学校多使用几个集成功能比较强大的课程管理系统。国内刚刚开始上网课的老师,是用各种技术拼凑,比如直播用钉钉,聊天用微信群等,老师和学生都需要在不同平台之间切换,这是很头痛的事。也希望各位平台供应商加油,早日提供完整的功能和可靠的发挥。

  影响发挥的第三个原因,是学生技术条件和熟悉程度参差不齐,而支持的部门又没有,都靠老师自己忙乎,手忙脚乱,甚至需要家长帮忙,这自然影响了教学。

  澎湃新闻

  大家对网课的误解有哪些?

  方柏林

  我想有这么几个常见误区,首先是认为网课就是直播,但网课的组成部分很多,直播只是其中一个部分而已;第二是认为直播中的老师类似于“演员”和“主播”,大家为了制作精美视频疲于奔命,其实没有必要。教学视频中出现一些疙疙瘩瘩都很正常,修饰得跟电影一样,是长久不了的。你想想看拍一部电影那需要多少人,导演,副导演,摄影,音效,制片,场记。老师哪里能做得了这么多,毕竟不是超人。教育技术应该简单、透明、隐身,让老师做回老师。

  第三是认为导致“翻车”的技术问题会一直存在。其实网课的一开始要了解学生面临的技术问题,并解决,一开始的问题解决之后,后来技术问题就会大大减少,更多是教学、学生自律等方面的问题。第一个星期应该做好铺垫和熟悉环境的工作,否则第一个星期会成为“致命一星期”。但即便出现了这种灾难也不可怕,淡定地重新测试再来即可,谁没有个第一次的时候?这一点要对老师对同学宽容,不妨把小小的“翻车”当成课堂上的添油加醋好了。

  第四是认为上网课就和平时一样,带支粉笔夹本课本就可以去上了。网课需要更多预先的设计,很多内容得提前放在网上,然后得去调整。我认为这才是老师工作的重点所在。

  澎湃新闻

  除了直播,录播也是网络很重要的组成部分,录播视频的长短控制在多久最佳?

  方柏林

  这要根据教学内容来决定录制时间,有的老师会对一两个小时的授课全程录像。大部分时候,这么做是不可取的。这么长时间的录像,学生长期处在被动接受状态,注意力能否维系是个问题。另外,若是回头查找,某个知识点到底在什么时候所讲,也很难检索,这会给老师本人和学生造成巨大不便。

  建议教学录像最长不超过15分钟,Youtube(油管)上教学录像的时间,平均在四五分钟左右。其实时间切分没有特定的黄金定律,最关键的是一个话题一个视频。这样的话,视频就会成为乐高玩具那样的模块,可以不同方式拼装。例如物理老师平时上课,可能会从牛顿力学定律,讲到相对论,再发散到杨振宁。如果做成网络课,最好把牛顿力学三定律当成单独的一个视频,便于学生日后的查找,也可以让此内容以新的方式,出现在其他课程中。如果以这种内容单元为指引来决定视频的切分,我们在时间上就可以稍微灵活一些,比如可以是两三分钟,也可以是十几分钟,关键看怎样能把一个知识点说透。

  要吸引学生,需要有效分段、测评

  澎湃新闻

  网络课程中“课件”好像变得很重要,什么样是比较好的课件?好的课件应该满足哪些标准?

  方柏林

  “课件”的说法不太合理,它会诱导老师去费力制作花哨的技术产品。我看到了不少“课件”是教学动画,制作九牛二虎,但是学习效果一般,而且不可以大量、迅速地复制。它应该被替换为“文件”这种概念。不过也不是平时的文件,往网上一传就大功告成。这文件需要有良好的设计。

  老师不如分享给学生普通的Word文件,但是渗透了设计理念,让人看起来一目了然,简洁有力。换言之,老师不必在技术上下功夫,而应该把注意力转移到设计上。另外,这些文件,或曰学习内容,要想吸引学生,还需要有效地分段、重组,和测评、互动如何有效结合,还要考虑学生的注意力、学习信心等,这里面有大学问。

  澎湃新闻

  你在书中提到的“非共时”学习和“共时”学习是什么意思?

  方柏林

  就是“同步”(共时)和“异步”(非共时),即是否要求同时在线。比如一些在线讨论,不一定要大家同时在线。传统上,网课本来就是为了让大家不论何时何地都可以学习,以非共同时学习为主。如今的全民直播,在时间上跟线下课程照抄,在教学方法上退回到了电大时代。

  网络上课应考虑“非共时”学习和“共时”学习的有机结合。在美国,大部分网络课程是非共时的。网络学习的时间计量单位,未必是一节课,而是一周。学生可以利用自己的时间,在一周规定的期限前完成。真正好的网课,是在线上发布任务,学生线下完成,在线提交学习成果供老师检测,这样也可尽量减少屏幕使用时间。

  我建议中小学校可以一天分三段时间教学,比如早晨特定时间共时教学,老师发布事先完成的讲课视频,布置当日作业。然后给学生自主学习时间,留有一定灵活度,比如可以自己决定先完成哪一门课的作业,是否和同学在线讨论等。到了下午,老师再次上线讲课,讲解作业,答疑解惑。

  澎湃新闻

  你非常推崇“形成性测评”是吗?“形成性测评”是否对线上和线下教育一样重要?

  方柏林

  是的,形成性测评则是给学习者定期体检,多指频繁、低风险的小考,小测验,它们的主要目的不是甄别优生差生,如何淘汰,它的主要目的是帮助改进学习,好及时发现问题,让学生得到改进。

  形成性测评是以考促学,而非反过来,它应该对线上和线下教学都一样重要。中国大学的课程,往往只有一两次大考。美国课程有很多平时的小考小作业,它们促进学习。

  学校应该给家长解套

  澎湃新闻

  疫情期间,孩子在家上网课,家长跟着团团转,许多老师要求家长时时上传孩子的作业或给出反馈,家长也疲于应付,怎么解决这样的情况?

  方柏林

  我反感这种要求,老师、学校过于依赖家长的配合,把家长当成了助教,是眼下网课的矛盾焦点之一。家长自己也要工作、家务,不一定忙得过来。形成了这种期望之后,家长盯孩子吧,不一定有时间,不盯吧,担心孩子注意力不集中,又怕老师责怪,恶性循环。

  我觉得最好学校给家长解套,不要狭义理解家长参与,不要过多让家长参与学习过程,而更多让家长提供支持(包括精神支持)和资源(比如买材料)。对家长要求过多过高,还存在社会不公的问题。那些爷爷奶奶带的留守儿童怎么办?

  澎湃新闻

  对比线下教学,线上教学的优势有哪些?5G时代,是否是线上教学发展的黄金时期?

  方柏林

  我绝对看好线上教学。网络已经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,比如大家搭车已经习惯用网约车、吃饭人们适应了网上叫外卖、甚至买菜都可以上网了,其余的购物更不用说,大家普遍在使用手机和淘宝,连老年人都开始这么做了。这些“互联网 +” 促成的网上消费习惯,多少还依靠物流。而学习这事,涉及不到过多实体的转换,甚至连物流都不需要,直接在网上进行,它本是“互联网 +”最有潜力的沃土。之所以行动缓慢,是因为多少年的教学,都是围绕着“教室(固定地点) + 上学放学(固定时间)”这种模式开展的,教育行业全行业的业务,都围绕着这种模式在转。但是这次疫情,使得人们不得不去尝试新的方式。

  进入5G时代,流量、速度都不再成问题后,网络教学面临的技术问题会更少。越来越需要的,是软环境的改善,比如对教师的培训,对网络教学的机构性支持(比如质量保障机制,技术支持机制,法律顾问机制),和对网络教学方式方法的经常性反思。

  澎湃新闻

  能分享一些你当时上网课的经验吗?

  方柏林

  我是成年人去学习,自律上会强于青少年。比如网课的作业,一般是以一周为单位。我规定自己星期一看网上的介绍,星期二阅读教材,星期三参加讨论,星期四回复讨论,星期五到星期六写作业等等。老师可能只给一个一周的完成时间,但是我自己会形成一个做事的节奏和周期。或许这方面家长可以帮助小孩一点,比如和他们一起讨论一周时间怎么安排,而不是一直虎视眈眈地在边上盯着,情绪跟孩子一起起伏。

  另外,我毕竟是做课程设计的,我会经常将课程中不大合理的地方反馈给 老师,他们有时候会改掉。很多问题老师自己未必知晓,我指出来及时改掉,会减轻他们后来的负担。这种合理的建议和反馈,希望学校、学生、管理部门及时提供给老师,让其作出一些调整,使得网课更有效率。

上一篇:驻法使馆就法国新冠肺炎疫情致信全体在法留学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