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寿宁新闻资讯 > 情感 >
暖心故事:我和独眼男友的生死约定
2020-08-03 23:51

  01

 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,谢扬冷漠地推开我,伸手掰开右眼,把假体从眼眶里取出来,将眼球状晶体摊放在手掌上的那一幕。

  那是这么久以来,他第一次在我面前取下义眼,不适应让我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谢扬冷哼一声:“看到了吧?这个东西一辈子都会伴随我,若是我们在一起,午夜梦回的时候,你突然看到这只假眼睛,不会害怕么?”

  我叫沈逸茹,1990年出生于大凉山的一个小乡村,我父母都是山村教师。

  受到他们的耳濡目染,我从小便立志要成为一名老师,希望长大后可以支援西部山区的教育,让更多孩子能够通过知识改变命运,走出大山。

  所以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,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成都的一所师范院校,定向大凉山。

  2008年9月,我如愿奔向成都,开启了我的大学生活。师范院校的男生是稀有物种,我们班的男同学更是屈指可数,一学期下来,不要说熟悉了,我连话都没能跟他们说上几句。

  室友们大多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心有所属,一到周末、节假日,便全都外出约会去了,整个宿舍就剩了我一个人。直到2009年4月,我遇到了谢扬。

  当时,刘德华在重庆开演唱会,我和室友潇潇都是他的死忠粉。

  我俩用省吃俭用、做兼职攒的钱买了门票,亲临现场目睹完偶像的风采后,却在体育场外走散了,手机也打不通。

  当我正焦虑地四处寻找潇潇的时候,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我回过头,看到一个男孩,他的笑容干净又清爽:“真是有缘啊,居然又遇到你了。”

  我望着他思索了几秒,突然想起他是演唱会上坐在我右边的男孩,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他笑了笑:“真巧”。

  就这样戏剧般地开场,我认识了谢扬。他是湖南怀化人,父母都是公务员,比我大一岁,在重庆一所军校读大一。
 

  02

  军校的管理很严格,除了周末和节假日以外,学员都不能使用手机,大多数情况下,谢扬会在周六的清晨,一拿到手机就与我联系。

  那时候的每个周末,叫醒我的不是闹钟,而是QQ那清脆又悦耳的消息提示音,那段在寝室里独自孤寂的时光,有谢扬的陪伴,我便觉得不孤单。

  我们谈天说地、回忆过往、畅想未来,日复一日,随着彼此越来越熟悉,我们之间的话题也变得有些暧昧,不知不觉间,那颗关于爱的种子竟悄悄萌了芽,但是我们谁都没有说破。

  直到2010年的一天,体育系的一个学长向我表白了,他长得阳光帅气,不仅篮球打得好,还会弹吉他,在操场上飞驰的时候,总是惹得一群小女生“哇哇”尖叫。

  我没有接受他,满脑子想的都是谢扬,那一刻我才清晰地意识到,自己对谢扬的感情已经深入骨髓。

  盼啊盼,终于盼到了周末,谢扬给我发来消息的时候,我给他讲了学长的情况,手机那头他沉默了许久,对我说:“其实我觉得这个学长挺适合你的。”

  失落涌上心头,我问他:“如果我跟学长在一起了,你会开心吗?”

  他答:“会啊,有人时时陪伴在你身边,还能照顾你,我当然替你开心。”

  抑制不住酸楚,我跟他说社团有活动,不能和他聊天了,便没再理他,而电话那头也再无他的消息。

  等到快要凌晨、我已经绝望的时候,突然手机响了,是谢扬的电话。他问我:“当军嫂很苦的,你怕不怕?”

  我坚定地告诉他:“只要跟你在一起,再苦我都愿意。”

  就这样,两个城市的跨度,四百多公里的距离,我和谢扬走到了一起。从此我的手机里住着我的恋人,也住上了我的牵挂。
 

  03

  我们在一起后,谢扬偷偷藏了手机,他买了带锁的笔记本,在本子中间掏了个匹配手机的洞,平时手机就藏在那里,等到检查结束后,他总是蹲在厕所里偷偷给我发信息。

  刚开始我在学校受了委屈,遇到不开心的事都会找他倾诉,原本到了午休时间,他便不休息了,一直陪着我、安慰我。

  爱上一个人的时候,我总是忍不住想要粘着他,渴望着他时时刻刻的陪伴,于是在无数个夜里,谢扬总是躲在被子里,或是蹲在卫生间里,利用宝贵的时间,偷偷给我发信息。

  爱屋及乌,过去对军队一无所知的我,开始查阅大量有关军队的资料,试图从那些点点滴滴中,去勾勒谢扬生命里我从未参与过的经历。

  也是在那时候,我才知道军队的生活有多枯燥。军校里每天除了繁重的课业外,还有高强度的体能训练,谢扬是个要强的人,无论体能还是学业,他总是力争第一,在精英如云的军校里,始终名列前茅。

  了解他们的生活之后,我突然想起谢扬每天辛苦的学习、训练之后,还得利用休息时间陪伴我,不由地有些心疼他。

  从那以后,我便成了谢扬的督导员,每天午休时间敦促他睡觉,晚上打电话不得超过十分钟,只要时间一到,我就命令他去睡觉。

  好多时候他都会不高兴地抱怨,说我比他的教员还严,末了,这个铮铮铁骨的男子汉又会撒起娇来:“求求你了,再说五分钟好不好?”

  我时常活在矛盾中,一面贪念着他的陪伴,一面又心疼着他的陪伴,那是因为我深深地明白,他给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比珍贵。

  那时候我们在一起已经快半年了,虽然偶尔会视频聊天,但一直是异地恋。确切点说,我们的关系跟网恋差不多,演唱会之后我们便再没有见过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了暑假,我们约好一起去武隆旅游,临近出发的时候,我却接到父母的电话,说奶奶病重,在医院抢救,让我赶紧回去。

  那一整个夏天我都在医院里守着奶奶。一天,谢扬打电话让我给他一个详细的地址,说有惊喜要给我。

  我随口说了医院的病房号,没过多久,他竟然出现在了我面前。

  从虚拟世界突然奔赴现实,我慌乱地有些手足无措。

  他倒是挺自然,轻轻拧了一下我的脸颊,熟悉的声音唤了一句“丫头”,把我带回了现实。

  奶奶见到谢扬,脸上乐开了花,我父母更是对这个未来女婿赞不绝口。

  那个夏天,似乎因为谢扬的到来,阳光都变得温柔了,偶尔的一丝微风里,竟夹杂着淡淡的香草气息,奶奶的病也迅速痊愈,一切都变得那么美好。

  

  04

  2010年深冬,谢扬的生日将至,我策划了很久,打算送他一份特别的礼物。

  我给辅导员请了假,坐火车到了重庆,打算给谢扬一个惊喜。

  谁知道,那天正好遇上学校大检查,学员不允许外出,我买了蛋糕也被门卫拦在外面,不让进去。谢扬的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,急得我眼泪一个劲往下掉。

  就这样回去,我心有不甘。便在他们学校附近找了个宾馆住下,快要十一点的时候,我才收到谢扬的消息,他说学校管得严,不敢用手机。

  当他得知我在重庆的时候,惊住了。

  我说我买了蛋糕,想和他一起吹蜡烛,那是我们在一起,他的第一个生日,我不想留下遗憾。

  他思索了半天,让我沿着学校大门的围墙往右边走,一直走到操场的角落,那里有一处镂空的围栏。

  我站在那等了许久,才终于看见了谢扬的身影,他是偷偷跑出来的,一旦被抓住至少会是记过的处分,所以他不能待太久。

  围栏之外,我点燃了蜡烛,那天是谢扬21岁的生日,重庆的冬夜格外寒冷,谢扬的手扶在冰冷的铁网上,隔着围栏,我能隐隐约约感受到他掌心的温度。

  谢扬的声音有些哽咽:“丫头,对不起,最平凡的幸福我都给不了你,是我让你失去太多。这辈子我对不起你,如果有下辈子,你一定要来找我,那时候我就不做军人了,我会把这辈子亏欠你的,全部都弥补给你。”

  我的眼泪抑制不住奔涌而下,此刻,我朝思暮想的爱人就站在我的面前,近在咫尺,我却没有办法拥抱他。

  从学校回宾馆的路格外漫长,我一直提心吊胆着谢扬万一被抓住了要怎么办,庆幸的是他安全潜回了宿舍,没被发现。

  他躲在被窝里给我发信息,他说:“总有一天我们会住在同一个城市,窝在同一个沙发上,看同一部电视剧。”

  我想,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,我爱他,所以我等他,只要他愿意让我等,无论多久我都等。

  05

  时间就这样在我漫长的等待中一点点流逝,一转眼我们就迎来了毕业季。

  我是定向生,毕业后我会按计划回到大凉山的山区中学当老师,而谢扬被分配到了成都的部队。

  我的毕业典礼在谢扬之前结束,然后他给了我一张邀请函,作为优秀毕业生,学校邀请他们的亲属出席毕业典礼,他说他希望我能参加。

  2012年6月,满怀骄傲,我参加了谢扬的毕业典礼。

  当他们宣誓“誓死保卫祖国”的时候,我激动得热泪盈眶。我爱的人要去守护我们的祖国,那一刻,我便下定决心,这一生都要守护他。

  9月,我如约去了山区中学报道,谢扬也定了工作岗位,我们一起从校园走向社会,全新的未来,不变的还是那漫长的等待。

  我们利用一切空闲时间见面,一起去把那些没能在一起的日子弥补回来,我们并没做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,只是一起窝在屋子里,一起追剧、一起在厨房里磕磕绊绊,然后在相互吐槽中吃完晚饭,又一起去月下漫步。

  或许所有的声势浩大,不过是不幸的人给自己制造的幻觉吧,其实真正身在幸福中的人都明白,这世间所有的普通汇聚在一起,才是最难能可贵的幸福。

  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,只可惜好景不长,天总是不能遂人愿。

  2015年夏天,我突然接到消息,谢扬在一次打靶训练中,被飞溅的子弹击中,导致右眼球破裂,医生当即就建议他做眼球摘除手术。

  听到这个噩耗,我全身忍不住颤抖起来,拿着手机的手也不听使唤,一个踉跄没有站稳,整个人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。

  失去一只眼睛,对于天之骄子的谢扬来说,这无异于要了他的命,这让他如何去面对啊!

  接到消息的时候,谢扬已经做了手术,来不及考虑太多,我赶紧向学校请了假,买了最近的一趟大巴车票,火速赶往成都。

  医院里,我第一次见到了谢扬的父母,他的爸爸蓬头垢面,一脸的倦容,完全掩饰不住他内心的痛楚。她的妈妈则是一个人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,捂着脸,泪流满面。

  谢扬躺在病床上,眼睛缠着纱布,我看不出他的情绪。我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,不知道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,只好握住他的手,试图给他一些力量。

  他微微睁开左眼,看见我的一瞬间,泪水抑制不住地夺眶而出,我掏出纸巾不断给他擦拭,他干裂起皮的嘴唇轻轻颤动:“你说我还活着干什么?”

  我俯身紧紧抱住他颤抖的身躯,试图用自己的体温,去温暖他那颗冰冷到随时都会破裂的心。

  我拼命克制住即将决堤的泪水,这个钢铁般、流血流汗不流泪的男人,现如今在他最脆弱的时候,我一定得为他撑起那片支离破碎的天,在他最困难的时候,给他一个最坚强的臂弯。
 

  06

  从那以后,谢扬几乎没有说过话了,他时常一个人站在窗台发呆,我呼唤他也得不到回应,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,看不到喜乐,也看不出伤悲。

  我学校的课业比较繁重,学生即将期末考试,不能请太久的假。谢扬的父母告诉我,等谢扬的眼睛拆线、做完义眼手术后,他们会带谢扬回老家静养,让我放心回学校。

  临走的时候,我从背后环抱住站在窗前的谢扬:“无论你变成什么模样,我都爱你,等你养好伤,我们结婚好不好?”

  他没有回答我,我不知道他在沉思着什么。只是此刻,我从未有过的坚定,无论未来怎样,我都决定要和他一起去面对。

  最终谢扬因公致残,被单位准予病退,还得到了一笔残疾抚恤金。期末考试结束后,我立刻奔赴了谢扬在怀化的老家,整天陪伴在他身边。

  离开了军营,没有加不完的班,也不用再体能训练,谢扬似乎失去了方向,除了发呆,他大多数时候都是闭着眼睛在沉思。

  义眼安装在眼睛里,旁人不仔细看,并不能发现异常。但是由于不习惯,导致谢扬的眼眶经常发炎,分泌物增多,所以他的心情异常烦躁,动不动就会砸桌子发火。

  一天,谢扬莫名其妙发了一通脾气之后,他突然对我说了分手,他说他就是个废物,再也给不起我幸福了,不愿意耽误我,让我赶紧走。

  我抱着他一个劲痛哭:“我不会放弃你的,求求你也不要放弃我。”

  可是他却冷漠地推开我,故意拿出义眼膈应我,还说出“午夜梦回看到假眼不会害怕吗”那些话刺激我。

  一股莫名的怒火涌上心头,我歇斯底里地对他咆哮起来:“不就是失去了一只眼睛么!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双眼失明的人,他们都能坚强乐观地活着,你凭什么自怨自艾?”

  谢扬似乎被我的话震慑住了,他愣愣地望着我,眼泪肆意横流,我紧紧抱住他:“所有的困境都是暂时的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你相信我。”

  暑假结束后,我把谢扬带回了大凉山,我学校所在的洼里乡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每天清晨,云雾环绕下的村庄,犹如仙境一般。或许在那里,谢扬的心情会好一些。

  刚开始,谢扬每天待在我的宿舍里,哪也不去,他的内心很敏感,别人看他一眼,他都会觉得那是在打量他的义眼,极度的自卑让他抵触与人交往。

  一天上午,我教学用的一份资料忘记带了,我打电话给谢扬,用商量的语气试探地询问,想让他帮我送到学校,或许那天他的心情还不错,一口就答应了下来。

  他出现在教学区的时候,我正在上课,学生们率先发现了他,一个男同学惊叹了一声:“老师,解放军叔叔……”

  村子里的人大多知道谢扬,一直崇拜着他的军人身份。顿时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窗外的谢扬,我怕他接受不了这样的关注,赶紧跑出教室接过他手里的资料,教室里学生们异常活跃,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。

  谢扬的脸色有些不好,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。突然教室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,一个男生带头起哄:“让解放军叔叔给我们讲几句吧,好不容易才能近距离接触到英雄。”

 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:“是啊,是啊,我们可崇拜解放军了!”

  谢扬经不起学生们的热情,他踌躇片刻,缓缓迈出了步子,有些踉跄地走向讲台,我担忧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,他望着我,左眼里写满了坚定。

  一开始他有些放不开,但是无论他说什么,讲台下都是真切的掌声与赞叹,学生们的纯真似乎打动了谢扬,他的言语越来越流畅,最后竟然还给大家表演了军体拳。

  学生们意犹未尽,纷纷表示,要努力学习,将来也要参军,励志报效祖国。

  那天,谢扬的脸上挂着久违的笑容。回到宿舍,他抱住我:“丫头,对不起,这些日子让你担心了,我会重新振作起来。”

  我望着他,他的眼睛真美,里面装满了星辰大海。

  

  07

  那之后,谢扬也在学校成了一名支教老师,学生的体育课也因为谢扬的到来,而变得丰富许多。他们整天围着心目中的英雄,问这问那,相处得其乐融融。

  2016年春天,我和谢扬领了结婚证,来不及举办婚礼,我们索性决定不办了。

  一个周末,学生跑到我家叫我,说是几个同学在学校打架,让我带上谢扬赶紧去看看。

  我和谢扬火急火燎地跑到学校,瞬间傻了眼,操场上学生们自发聚在一起,主席台布满了气球和山花,他们簇拥着把我和谢扬带上主席台。

  校长作为主持人,一开口,他的声音就哽咽了:“你们把青春献给了祖国,献给了大山,这可贵的精神值得歌颂……”

  我望着眼前的谢扬,这个猝不及防闯入我生命里的大男孩,带给了我太多的坚强与感动,似乎我突然明白了爱情的真谛,只要我们携手并进,便无畏沿途的风雪雨霜。

  学校广播里,很难得地放了流行歌曲,是刘德华的《爱你一万年》:“爱你一万年,爱你经得起考验,飞越了时间的局限,拉近地域的平面紧紧的相连……”

  我依稀回忆起19岁那年,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,他满脸青涩,我羞红了脸颊,我从未想过,多年以后,我们的爱情会这般美。

  这场特殊意义的婚礼结束后,我和谢扬便决定要一个爱情的结晶,然而不幸的事情再次降临到了我们身上。

  一天早上我刚起床,一股分不清是血还是分泌物的液体,顺着我的大腿流下,我惊叫起来,谢扬傻了眼,赶紧带着我去县城医院。

  医生告诉我,我流产了,至于是什么原因,让我去市医院做检查,县医院没有这样的医疗条件。

  最终我和谢扬辗转市医院、省医院多次,医生得出的结论是,我的子宫发育不健全,胚胎无法着床,即使怀孕也会习惯性流产,说直白点就是我无法生育。

  这个噩耗给了我当头一棒,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无法生育,享受不了成为母亲的天伦之乐,那该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啊!

  回到学校,我整日郁郁寡欢,成天以泪洗面,谢扬小心翼翼地照顾着我。他家里只有这一个儿子,我的无法生育,不仅仅是对于谢扬,对于他全家来说都是沉重的打击。

  思索再三,我对谢扬提出了离婚,他不可置信地望着我,声音颤抖:“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,都熬过来了,我不可能因为这一点小事跟你离婚。”

  我撕心裂肺地问他:“不能生育是小事?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?”

  他用力抱紧我,极度地克制情绪,声音里满是温柔: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!没有孩子就没有孩子,我父母那里我可以去说服,我们说好的,无论发生什么事,这一辈子都要不离不弃,你不要食言好不好?”

  虽然生活不尽如人意,但是要么爬起来去面对,要么就只能悲戚。

  在谢扬的鼓励下,我重新振作起来,正视了自己无法生育的事实。

  这么多年来,我和谢扬相互搀扶着走过风霜的经历,所有人都看在眼里,最终谢扬说服了父母,让他们接受了这个不完整的我。

  2019年9月,又是一年开学季,我和谢扬漫步在操场,一群稚嫩又充满朝气的孩子从我们身边跑过,我望着他们,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。

  谢扬似乎领悟了我的心思,他望着我:“虽然我们没有孩子,但是这里所有的孩子都是我们的孩子,未来我们一起努力,把这座大山建设得更好,让我们的孩子都能走出去,成为祖国未来的希望。”

  我坚定地点了点头,身旁的花坛里,一种不知名的野花正含苞待放。

 

上一篇:婚礼那天,我向青梅竹马的傻哥哥跪地敬茶
下一篇:没有了